{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包装茶叶盒 » 正文

少妇口述:老公床上是虐待狂让我浑身是伤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9:45:33  
张赫是典型的富二代,家里有钱,家庭背景强硬,他曾留学日本,有过一段凄美的异国恋。之后,恋情无疾而终,他回国,整日喝酒度日。那年,我26岁,在深秋的某个晚上和他在朋友的聚会上相识。  大概,我天性喜欢疼爱受伤的人。那晚聚会,我和张赫坐临位,他喝得很多,不停的与我倾诉,有时候,他把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就像兄弟一样亲切。  我不介意,毕竟在感情上受伤的人,已经没有花心的余地。我听他倾诉,看他一口口喝酒,一次次深深的吸烟,仿佛这惆怅就在香烟的那头,他要猛地把这惆怅吸进肚子里,消化掉。  酒后,大家都喝的东倒西歪。他约我去中山公园看夜景。我没有拒绝,因为第二天是休息日,今晚回家,也无非抱着电脑追苦情的宫廷穿越剧。  中山公园的夜景很美,特别是在枫叶尽红的季节。我和张赫肩并肩走在暖黄的路灯下,他仍旧频繁的吸烟,不怎么说话,或许是酒席间说的太多,现在有点疲惫。偶尔,他问我一些关于我的问题,比如你在哪里工作,哪个大学毕业,以前读哪所高中,诸如此类的消遣话题。  之后,他自然的脱掉自己的外套,裹在我的身上。当时,我正不停的挫着双手,以此取暖。他给我披衣的瞬间,我倏忽间感到一股暖流涌进心田。这种感觉,犹如初恋的滋味。  他给我披上衣服,抱住我的双肩,双眼暧昧的盯着我。他不说话,眼神也不闪躲,我为此有些羞赧,正要低头,却被他迎来的唇,吻住。我本想躲开,可是,那种被吻的感觉却让我享受了下去。  美妙的邂逅,是我们恋情的起点。我和张赫在那晚一吻定终身。  恋爱以后,张赫慢慢的恢复了青春的光彩,虽然烟酒常有,但是,颓废的神情已经很少见得。我问他,“你第一次吻我的时候是什么目的?”张赫调皮的说,“因为你嘴上有水蜜桃的味道,我情不自禁。”  “去你的吧。”我把沙发上的靠枕扔过去,他就扑过来抱住我,狂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与张赫在热恋期间,选择结婚。这让期盼已久的父母,心中放下一块重重的石头。  结婚之前那些天,我被张赫带去见父母,才知道他父亲是我们当地的企业老板,家产应该过亿。为此,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张赫问我,是不是后悔了?我说不是。他看我不开心,就板起脸来说,现在后悔也许还来得及。我有点生气,就直截了当的回答道,我怕别人说我傍大款!  张赫扑哧笑了,在回家的路上使劲牵住我的手,每每遇到陌生的路人,就笑嘻嘻的指着我对别人说,“这是我未婚妻。”

  虽然,他的举动太疯癫,但我因此舒心了许多。  婚后,我们的生活一直很幸福。婚姻的甜蜜犹如热恋时的温馨。可是,这些天以来,上床以后的张赫,好像突然变了人似得折磨我。他喜欢用各种方式行房事,有时候竟然有皮鞭和捆绑的环节。  我为此很吃不消。曾求他不要这样对待我。可是,平日里他答应的很好,一到床上就原形毕露。就在昨晚,我实在顶不住他的折腾,行房时晕倒在床上。  今早醒来,我躺在医院的病房里,看着为我忙前忙后的张赫,心中突然百感交集。我不知道,我们的这份婚姻,到底有多幸福,而这幸福又掺杂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残忍。  张赫见我醒来,神情喜悦的跪在床头旁,亲吻我的脸颊,他好像一夜没睡。嗓音沙哑的说,“老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老婆。”  我看他像个孩子般哭泣,恍惚间觉得那一年失恋的张赫又来了。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