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常州卖玩具 » 正文

戒爱:10小时坠入的爱情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9:44:04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10小时坠入爱河

  我是一个从小到大都很守规矩的女孩,生在80年代,和所有同龄人一样,大学以前过着全部目标为了考大学的生活——一路过来认真学习,遵纪守法,在所有老师眼里都是个品学兼优的乖学生,即使在青春期也毫无叛逆迹象,虽然自打上学起男生“递条子”、“送礼物”事件就时有发生,但早恋是想都不曾想的——我有一个非常严格的妈妈,在我即将踏入大学校门的那一晚,她叮嘱我:“万一谈了朋友,一定要早早得让我知道。”

  我又认真刻苦地在大学校园里读了2年书,万万没有想到,某一天,我和芮一见钟情了。

  我还记得我们寝室夜谈的第一个晚上,那天每个女孩都必须轮流老实交待过往“情史”以及对爱情的看法,我当时“一张白纸”,自然没什么可说的,唯一发表的一通感慨,今天想来仍觉得可笑,那就是绝不相信“一见钟情”。

  可偏偏就是我这个“从来没谈过恋爱”、“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人,某天在老师办公室里补交作业,遇见了这个大我一届的学长,他朝我微笑,过来问我的名字,然后要去了我的电话号码。天呐,当时我甚至对此人一无所知,心便“扑通扑通”跳起来。芮有着细长的眼睛,高高的个子,严格来说,他除了一副健康的身架子,五官长得还有些怪,可我那晚无法控制地一直直坐在床边和他发短消息,大约2小时以后,我羞红了脸,打出了这样一句话:“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

  我这样在不到10小时的情况下便恋爱了,所有小说中男孩追女孩的招数都没在我身上应验,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完完全全奋不顾身地一头坠入了爱河”。

  可幸福持续了不到3个月,妈妈知道了这件事。天知道她那天在电话里得知我的恋情后反应有多么激烈,直到4年后的今天,她才愿意承认自己当时确实有点反应过激。我老家在南通,挂上电话的第二天,我妈就和我爸提着行李出现在学校寝室门口。我妈脸色铁青,扔下一句话:“你自说自话谈恋爱,心里还有没有你妈?今天把他给我叫过来,我们见个面,还要和他的父母见个面。”

  一场莫名其妙的双方家长会面

  (“你一定在想,这年头,哪里还会有这样的家长?我又不是布什的女儿,谈个恋爱,居然就把我妈惊动成那样。其实这也有家庭原因,我姨妈在像我一样大时,不顾一切地跟一个男人私奔,外公和她断绝了关系。后来的几十年里,她经常遭受那男人的家庭暴力,这件事对我所有的家庭成员都造成了精神伤害;另外我妈当时一定还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如此听话的女儿怎么可以一去上海,连谈恋爱这样的大事都瞒了她3个月,而我一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万一在大城市里被坏人骗了怎么办?当时老有报道说女大学生网恋、女大学生****、最后被陌生人骗、被杀了的都有,搞得我妈整天神经紧张,她每天就通过这些新闻揣测我的处境,怪不得如此忧虑。”)

  带着这样的戒备心理突然冲到上海,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起初极力反对,我妈要见芮父母的提议,但每次我说“不”时便会激起她的无名火:“你还没怎么样,胳膊肘就往外拐,人家还没当你时正式的呢!”我没办法,于是芮喊来了她的父母。

  那是一次让我至今难忘的谈判,我的父母把芮的父母约在一个宾馆见面,我妈开口就问人家:“你们怎么看我女儿和你儿子的事?”

  芮爸妈其实是很开明的,我之前也有过接触,他们对我爸妈此番气势汹汹的“正式行动”显然有些不理解,他妈说:“我觉得孩子超过20岁,完全是大人了,恋爱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不建议我们过多地干涉他们。”

  谈话进行了半小时,我只记得当时自己站在旁边,傻到极点。当时芮也没说什么,但他是天生口才超好的人,对着我妈摆事实、讲道理,我妈根本就不是对手,虽然他态度诚恳,但我妈这么要强的个性,哪受得了这般挑战?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私地下扯了扯芮的袖子,让他少说两句。

  妈妈逼我强行戒爱

  不出所料,他们走后我妈便宣布:“我不同意你们交往,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这男孩和你姨夫当年简直一模一样,我决不会让你重蹈姨妈覆辙。”

  说完这话我妈居然就留在上海,借了旅舍,看了我整整一个月。她看着我亲手把和芮在一起的照片一张张都烧掉;把所有的东西全部还清;逼我换了手机号码;每天一下课就过来亲自护送;我反抗,她便镇压;我哭,她就比我哭得更厉害。他说芮这小子他一看就知道,简简单单就能控制我,爱都是假的,等热恋期一过,我将来一定吃亏。我承认我和芮两人的关系始终他处上风,但是我们当时正在热恋,哪里管得了这些理性分析。

  接下来那半年,便是我人生中经历的最折磨得半年,上海的同学都说我妈不好,支持我维护自己的恋爱自由,可她们哪里知道,一边是我妈,每天给我打长途电话,动不动骂我“你这样的女儿非要我死你才高兴”,一边是芮,他一直来找我,说服我去和我妈作斗争:“告诉你妈,不然我们就殉情。”

  那半年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整天失眠,即便是和芮在一起,话题也再绕不过那个无法解决的烦恼。那年寒假回家,妈妈眼睛都哭坏了,身体变得很差,连家里人都来指责我,说多么好的小姑娘为什么去了上海就这样了,我再也受不了了,于是便和芮分手了。

  没有人再如他那般吸引我

  一转眼,4年过去。我仍然在上海读研,那次风波后,我妈开始不大敢过问我这方面的事情,也会偶然说起:“当年我是有点过激了。”我知道她心里其实是在担心我,怕我会自那件事后心灵扭曲,耽误了找对象的大好时光。

  这几年,我也被同学陆续拉去参加过好几次集体相亲,连我的导师都会好意帮我张罗和优秀男青年见面,但是我爱不起来。

  芮后来有了新的女朋友,但他会不定期发作一次,比如写E-mail过来,信中说他无法忘记我,只要我点头,他立刻可以和身边的女孩分手。

  中途我也算谈过两次恋爱,一次是朋友介绍的所谓“有房有车的成功男士”,对方见了我立刻很满意,我们例行公事地约会、吃饭、看电影。有一天他说我们结婚吧,把我吓了一跳,于是分手——我说不上他有什么不好,但我觉得我们不是在恋爱。

  第二次更绝,我和一个小我6岁的男生网恋,他还在读高中,他说我在他心里就像仙女一样圣洁,我已经好久没这么感动过了。4年来,追过我的男孩以两位数计,可我居然就被一个小孩子感动。情人节那天,我突然做了这辈子最荒唐的一件事,乘了2夜的火车赶到那男孩生活的城市。我好像回到了高中时代,那个男孩,会不好意思却又一直偷偷注视我,会到了点撒谎打电话回家骗爸妈今天在同学家复习功课……我们在一起吃饭,走路,并没有很多话,那男孩拉起了我的手……当然我很清楚这是没有结果的,朋友们都劝我不要浪费时间,我想我大概是疯了。

  芮和我仍然有联系,他和女友几年前合买了房子,现在对我说他正在努力赚钱,想把钱还清后再来找我。

  我实在很矛盾,万一那天真的到来我该怎么办?这两年妈妈的态度比以前要平静许多,有时候还会说当年何苦那般。可如果兜兜转转我又重新和他在一起,这又算什么呢?

  我对芮的感情虽然大不如前,可为什么这么多时间过去,身边的男人哪个都不及他当年对我有吸引力?是我还真得爱他,还是因为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心憧憬美妙爱情的小女生?

  (西瓜子花了1小时降了这些故事,她的眼神始终很犹豫。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矛盾,一方面它是个孝顺女儿,说到妈妈,既忘不了她当时给自己造成的人生中最大的伤害,又不能摆脱自己对妈妈情感上的亲近与愧疚;对于芮的感情就更复杂了,经过了这几年的成长,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会毫无芥蒂、全情迷恋一个男孩的小女孩,她甚至能够明白当年妈妈关于芮缺点的告诫。但这又如何呢?现在,她身边并无更好的选择。

  临走的时候,西瓜子问我:“你说我这几年算不算一出悲剧呢?”)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